阁楼上的光(0希尔弗斯坦传世经典) 购买→ ←查看
总点击数552次
 
其他
启蒙读物
文学
教育
自然百科
卡通漫画
人文社科
艺术
语言
体育
电脑网络
工具书
电子出版物
不区分
 

 

 
 
阁楼上的光(0希尔弗斯坦传世经典)
A Light In the Attic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美)谢尔·希尔弗斯坦
叶硕

南海出版公司 2017年05月 出版

库存:> 9

原价:39.8 会员价:35.8
会员折扣:90%

开本:16 装帧:精装

关注年龄: 3~6岁 6~9岁 9~12岁 9~99岁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请在为孩子决定购买此书之前好好仔细掂量一下,千万不要被它获得的诸多赞誉冲昏了头脑,等拿到手上之后又大呼上当;)因为这绝对是一本挑战你的阅读常识的书。 
    有位妈妈捧着书,翻了几下,然后很疑惑地问:“这本书到底能教会孩子什么?”我当时就愣住了,因为虽然这是我自己最喜爱的一本书,但我实在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只好老老实实地说:如果硬让我编的话,我可以编出一些说法,比如它可以帮孩子训练语言能力或者发散思维能力什么的,但因为我实在太喜欢它了,所以根本无法这么编造。我认为这本书除了带给孩子无尽的快乐和漫无边际的想像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实际的用处。当然,或许只是我没有发现而已。 
    希尔弗斯坦,这位天才大叔这次又带给我们什么东西呢,表面上看是一部连文字带图画的诗集,那里面的诗文读起来好像没有任何意义,图画的配搭更是恰如其分,居然画了个人没有膝盖,画了个河马绑着翅膀,他到底想干什么? 
    在中文的阅读里,这种经验是很罕见的。我记得小时候读过一首唐诗,是这样的:“天下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好家伙,就这首歪诗,迷了我几十年,等自己有女儿时,大雪天拉着她去看雪,然后又吟给她听,没两遍她就记住了,开心地大笑。这首诗就是在写雪天的景色,道理很通,景色也真切,只是怪得让人忍不住要笑,说起来根本没什么实质的意思。我长大后才知道,写这首诗的唐朝“大诗人”连姓氏别人都说不太清楚,有说姓张的,有说姓李的,本名也被人忘光了,只有“打油”之名,有说叫“张打油”的,有说叫“李打油”的,总之正经不起来,因为他这类歪诗写得太多了。 
    《阁楼上的光》里的诗绝大多数都是此类歪诗,更绝的是,这位插画大师还配上了绝对“歪”的画,珠联璧合,严丝合缝!这样的“歪”书,在美国那么“歪”的国家自然畅销得一塌糊涂,但你要买来读给孩子听或给孩子自己读之前,一定要有心理准备哟。中国孩子的教育不是也讲中国特色吗? 
    谢尔大叔的这些诗歌,如果放在英文的传统里,倒是一点也不歪的。在英文儿童诗歌里,有两大分野,一类是lyric,一般比较抒情内容比较正经一些的歌谣都属于这一类,中国孩子现在能接触到的绝大多数歌谣都属于这一类;另一类是nonsense,直译过来就是“废话”、“无稽之谈”、“惹人发笑的胡闹”、“无厘头”,它如果在中文里找对应的东西,只能追溯到张打油那里了,所以也有人把它翻译成“打油诗”。有趣的是,在英文儿童诗歌里,lyric和nonsense的阵容都非常强大,旗鼓相当,nonsense本来还是后起之秀,直到19世纪上半叶,由爱德华·利尔兴风作浪,把它变成了可与lyric分庭抗礼的一大派系,发展近两百年来竟然成为了儿童诗主流。红泥巴这里还收集了一本《荒诞书》,就是利尔的代表作。相比之下,中国古代传统中的“打油诗”、“颠倒歌”这些类似的品种,反而到现代就没落了,儿童的歌谣越来越正经,才会有了《新童谣》这样的中国特色读本。读惯而且特别认同《新童谣》这样读本的大小朋友,不宜买《阁楼上的光》这种诗集,否则退起货来大家都很麻烦:( 
    唉,我自己算不上太正经的家伙,所以才会迷nonsense这样的东西,总觉得那是颇有哲学玄机的宝贝。几年前听说了这本书,到处托朋友去买原版的来读,这个托了又去托了那个,结果两边买重了,足足花了40多刀,不过心疼归心疼,但还是开心得不得了,以至于一位好朋友稍微提点了一下就送给了她,因为我确信她会同样开心得不得了。 
    两年前,我听说这本书将要有中文版了,既开心又担忧,主要担忧翻译的问题,因为nonsense属于那种很绝望的翻译对象,你根本不可能把原意翻译过来。上个世纪20年代,语言大师赵元任先生翻译《阿丽思漫游奇境记》,费尽心力,译出了其中不少的nonsense,后来听说吕叔湘先生也尝试过对付《荒诞书》中的几篇,他们都那么吃力,现在这本《阁楼上的光》将会如何呢?我很有幸在两年前就在网上认识了本书的译者叶先生,我们在邮件中交流着对这本书的喜爱,也切磋了一点翻译这本书的看法。我很高兴这是一位很认真的译者,他堪称怪才,而且具有强烈的琢磨的热情。虽然我认为译文与原文的味道仍然相去甚远,但是他的译文确实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他本来就是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觉得必须有人来做,至少像他这样来做。 
    我认为这个译本已经相当不错,可读性不错,十足的趣味里应该说有了七成。不过如果你真的很发烧,像我这样,那就只能去花几十刀找来原版书了…… 
                                             (阿甲) 
 
【编辑简评】 
  182周位居《纽约时报》排行榜。 
  以儿童诗语法,糅合幻想与现实,看似从孩子的角度写出一句句奇奇怪怪的句子,但其中确又偷偷暗示了一些人生玄机,一些环保意识,一些亲子关系的影射和一些些禅意……简单的内涵,却意外创造出一些格外蕴含阁楼内外,属于你我的心灵世界。 
 
 
【作者简介】    
   享誉世界的艺术天才——谢尔·希尔弗斯坦,集诗人、插画家、漫画家、剧作家、作曲家、乡村歌手、吉他弹奏者等于一身。 
 
   1930年9月25日谢尔生于美国芝加哥。20世纪50年代供职于《太平洋星条旗报》,1956年开始定期为《花花公子》画漫画。 
 
   “当我还是一个孩子,”他说,“我更愿意成为一个优秀的棒球手或是成为女孩们的焦点。但是我不能打球,也不能跳舞。幸运地,女孩子们不喜欢我,我不能做那些事情。所以我开始绘画和写作。同样幸运的是我没有模仿任何人,我的脑中没有别人的印象。我只按照我自己的风格发展。”30岁以前,他不曾看过其他人的插画作品。 
 
   谢尔·希尔弗斯坦从来没有计划为孩子们创作和绘画,但是幸运的是,他的作品在全世界广为流传,被译成了30多种文字,谢尔的精装本销量超过了1.8亿册。1963年,他创作了他的第一本绘本《向后开枪的狮子》,写了一只渴望出名的狮子发现成功以后的世界并不是他想要的那样。 
 
   第二年,他创作了《爱心树》。这本书一开始反映平平,但是很快,这则关于一个男孩和一棵爱他的树之间的温柔寓言令各个年龄层的读者赞赏不已,被教师、顾问等广泛推荐,而且在教堂里也被大声诵读。初版后的几十年,《爱心树》的销量超过550万,在畅销书榜上占据了永恒的制高点。 
 
   《人行道的尽头》,谢尔·希尔弗斯坦第一本诗集绘本,1974年一经出版便立刻被奉为经典。这些诗与画体现出的幽默、智慧、温情使人击掌喝彩。接着,他又创作了类似的两本诗绘本:《阁楼上的光》(1981)、《向上跌了一跤》(1996)。这两本书都连续数月占据着畅销书榜,而且《阁楼上的光》以182周位居《纽约时报》排行榜的成绩打破了之前的纪录。 
 
   谢尔在全世界有数千万计的读者,是有史以来最成功地最受孩子们喜爱的作家。但是,很难用“儿童文学作家”去概括他,淡淡哲学味的诗文、让人感觉愉快、简单朴实的插图,让他的作品常是跨越年龄层、挑战凡俗规范;他的童话隐涵的寓意是生命不朽的智能宝藏;他的绘本更是值得咀嚼回味一读再读的经典!他说:“我希望不论什么年龄段的人,都能在我的书中找到认同,拿起一本书,能够体验自己去发现去领悟的感觉。那真是好极了。”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