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与回忆(上下册) 购买→ ←查看
总点击数3063次


 

 
 
战争与回忆(上下册)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美)赫尔曼·沃克
陈良廷

陕西师大 2005年11月 出版

该版本已绝版,仅作资料使用。

开本:16 装帧:软精

关注年龄: 9~99岁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世界文学史上全景式展现“二战”真实进程的伟大作品。  
 
【读者评论】  
   《战争风云》和《战争与回忆》是一套相当相当好的书,曾获普利策文学奖,真实完整的描写了二次世界大战的整个过程,中文翻译也非常好,一看便知是老一辈有着深厚中国古典文学功底的的翻译家的杰作。故事情节非常感人,我已看过两遍,每次都有很多地方让我鼻子发酸,更感人的是作者赫尔曼.沃克是一位犹太人,能以如此平和的心态写犹太人的遭遇令人敬佩。被故事情节感动的同时还被他渊博的知识和对大量历史事件的真实描写所折服。我看的是91年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的,共7本。不知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的这套有无译者的注释,我一直在找这两套书要送朋友,非常非常值得珍藏。一定要同时拥有《战争风云》和《战争与回忆》 
 
【作者简介】  
  赫尔曼·沃克 1952年,凭借《凯恩舰哗变》获得普利策文学奖。1915年出生于美国纽约,父母为俄裔犹太移民。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文学与哲学,珍珠港事件后,参加美国海军,在一艘驱逐舰上参加了南太平洋的战事。 退役后,专事创作,先后在九部长篇小说、四个剧本、一部电影剧本和一部犹太人研究专著出版。《纽约时报》评价,“仅凭《战争风云》和《战争与回忆》,便足以奠定沃克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内容提要】  
  《战争风云(1939-1941)》及姊妹篇《战争与回忆(1941-1945)》,是现代文学史上全景式展现第二次世界大战真实进程的规程最大的作品。正如作者所言,“是在尽很大的努力给一次大规模的世界战争描绘一幅真实的、宏伟的图景”。 
    书中人物众多,上至各交战国最高领导人罗斯福、丘吉尔、希特勒等,下至一般士兵和普通百姓。所述故事从1939年德军入侵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开始,到1945年日本投降、战争结束为止,涉及大多数主要战场和重要事件。 
    作品中涉入的战史,都是真实的;所引的数字材料,都是可靠的;兴凡显赫人物的言语行事,也都是出自正史——凡此种种,加上作者感人至深的文学手法,铸成了这部“史诗风范的长篇小说”。  
 
【媒体评论】  
    史诗般的伟大作品,具有震撼人心的强大力量——可以预料,以后一代又一代的人,将通过这部作品温习那场残酷而又伟大的战争,并体会到第一代人曾经体会的巨大的恐惧,非凡的勇气,以及献身的荣耀。 
——《出版商周刊》 
    1981年对本书初版的评论 《战争与回忆》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作品之一,当我们想了解古希腊,想了解特洛伊,想了解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时候,我们会去读荷马的史诗和修昔底德的著作,但是如果你想了解20世纪40年代整个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去读《战争与回忆》吧! 
——《基督教箴言报》  
   《战争与回忆》讲述的并不是任何角色的性格和行为,而是一个时代的灵魂和命运。无论是希特勒还是罗斯福,都是为这个年代而生,为这个年代而亡,在沃克笔下,这个年代的光辉要远远远亮过个人的风采。  
——《纽约读书报道》 
    两个因素让赫尔曼·沃克的作品不但拥有众多读者,还拥有了常青藤一般的生命力。第一,是对海浑战役——包括中途岛战役和莱特岛战役——传神的描述,第二个就是对大屠杀的真实再现。  
——《新闻周刊》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内容摘引

一艘自由轮 满载着睡意蒙眬、宿酲初醒的水兵,横靠上美国军舰“诺思安普敦号”舰舷时发出当当的声响,有一位矮胖的上校穿着一身雪白制服,一个箭步跳出来,跨上舷梯。那艘重型巡洋舰系在一个浮筒上,在珍珠港内,随着港外涌进的涨潮漂动着,灰色的舰身和大炮被初升的太阳蒙上一层粉红色。当自由轮噗噗噗地向停泊在西海湾中那些驱逐舰驶去时,上校从陡直的舷梯爬到舰上,对军旗和军官敬礼。

  “我请求准许登舰。”

  “同意,长官。”

  “我叫维克多?亨利。”

  值班军官的眼睛睁圆了。穿着浆得笔挺的、钉着镀金钮扣的白军服,戴着白手套,腋下夹着长望远镜,这位满脸朝气的海军少尉已经够直挺挺的了,可他如今把身子挺得更直了。

  “哦,是,长官。我这就去通知希克曼上校,长官——传令兵!”

  “先不用打搅他。他不知道我来,我先到甲板上走走。”

  “长官,我知道他醒着呢。”

  “那好吧。”

  亨利顺着前甲板向前走去,那里已经有穿粗蓝布工作服的作业队在走动了,他们正忙着躲闪光脚的甲板水兵冲洗甲板时水龙带里喷出来的水。脚底下铁甲板踩上去很舒服。海港里的和风带有刺鼻的气味,闻起来也很舒服。这正是帕格?亨利熟悉的世界,由庞大的战舰、强有力的机械设备、活跃的青年水兵、重炮和大海所组成的井井有条的世界。长期在外游历之后,他终于回家来了。但他一看到舰首右舷外面的悲惨景象,兴致就淡下去了。海港水面上浮着一层黑黑的油,凸出在水面上的是翻了身的“犹他号”战列舰的有条纹的红色船底,就凭这令人厌恶的象征,表明了整个太平洋舰队的奇耻大辱。在这片被炸成一片废墟的战列舰停泊区中,美国战列舰“加利福尼亚号”搁浅在帕格望不见的海底淤泥里,这原是他到夏威夷来要统率的战舰,如今水已淹到大炮那里,在遭到这场灾难的十天之后还在冒烟。

  “诺思安普敦号”当然不能和“加利福尼亚号”相比。它是一艘按条约 规定造成的巡洋舰,长度跟“加利福尼亚号”差不多,达六百英尺,但宽度只有它的一半,吨位只及它的四分之一,主炮较小,舰身较薄,对鱼雷的抵抗力要差得多。可是,亨利海军上校在岸上长期工作之后,这艘战舰在他看来却显得很大。他站在飘扬着的蓝色舰首旗和锚链近旁,回头望着炮塔、三脚桅杆和一重重凸出在阳光中的桥楼,简直有点信不过他自己。这条战舰比起他最后当过舰长的那艘驱逐舰来,不知要大多少倍。当战列舰的舰长一直是他的梦想;但接到“加利福尼亚号”的委任总不像是十分真实的,而到头来,还是被一场灾难从他手中攫走了。他曾经在重型巡洋舰上服役过,但是当舰长毕竟是另一回事。

  矮胖的舷梯传令兵看上去不过十三岁左右,他快步前来敬了个礼。总的说来,这伙水兵都显得特别年轻。有两个年轻人神气活现地戴着海军少校的镀金领章,帕格乍看之下,还当他们是中尉呢。他们肯定没像他那样苦干了十五年才戴上这两道半金杠!战争时期给人的好处就是提升快。

  “亨利上校,长官,希克曼上校向您致意,长官。他正在洗淋浴,马上就完。他说他舱里有您的信件,是从‘加利福尼亚号’陆上办事处转来的,他邀请您去吃早餐,长官,请随我来。”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级别?”

  “长官,我叫蒂尔顿,我是帆缆下士,长官!”他干净利落、热心地回答了即将上任的舰长。

  “蒂尔顿,你今年几岁了?”

  “二十岁,长官。”

  岁月催人老;而其他人呢,每一个看上去都年轻得要命。

  舰长的舱房有一点皇家气派,有一个菲律宾侍者,雪白的上衣、褐色的圆面孔、黑眼睛、一头浓密的黑发。“我叫阿里蒙,长官。”他把信件递给亨利上校的时候,那笑眯眯的、机灵的目光,端庄地把头一点的姿势,显示出对自己身份的自豪超过对上司的奉承。“希克曼上校马上就出来。长官,要咖啡?还是桔子汁?”

  宽敞的外舱、侍者、漂亮的蓝皮家具和像是皇室用的书桌都使帕格?亨利洋洋自得。这个顶呱呱的舰长职位很快就要属于他,这些特权享有的东西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他按捺不住这种心情。向上爬了多长的路啊!有许多新的负担,却无额外的钱,他心里暗想,一边翻着那一扎函件。其中有一封是罗达写来的。一看到妻子的笔迹(这曾经是多大的喜悦啊),他那得意的劲儿就泄掉了,恰像“犹他号”船底朝天的情景给他重新漫步甲板之乐蒙上了一层阴影一样。在一阵孤寂难过的波动当中,他撕开了那粉红色信封,一边看信,一边喝着咖啡,那是和一只镶有海军标记的银奶壶放在银茶盘上一起端上来的。

  亲爱的帕格——

  我此刻刚发了份电报给你,要收回那封荒谬愚蠢的信。收音机里仍在叽里呱啦地播着关于珍珠港的可怕消息。我今生今世心里还没这么七上八下过。这些黄皮肤的小猴子多么可怕啊!我知道我们会把他们消灭干净的,但我这时有一个儿子在潜艇上,另一个在俯冲轰炸机上,而你,天知道此时此刻正在什么地方。我祈求上苍,但愿“加利福尼亚号”没有被击中。而最要不得的是,我竟在短短六天之前写给你那封糟糕透顶、不可原谅的信!如果我能在你看信之前就把它收回,那叫我付出任何代价都愿意。我究竟干吗要写那封信呢?我当初真是莫名其妙地昏了头。

  我再也不要求离婚了,如果你不怪我行为不检点,而且仍真心要我的话。随你怎么办都可以,但不要责怪或怨恨巴穆?柯比。他是个非常正派的人,这我想你也知道。

  帕格,我这一阵真寂寞得要命,并且——我说不准,也许我正进入更年期什么的——但我几个月来情绪变化得十分厉害,老是忽高忽低的。我的心情非常不宁。我真的认为身体不太好。现在我感到就像是一个罪犯在等待判决一样,想来我要等收到你下一封信后才能睡得安稳。

  有一件事是真的,那就是我爱你,而且始终爱着你。有了这感情就可以继续下去,不是吗?我的心乱极了。我要等你有了回音,才能再写下去。

  不过有一点得说说——娜塔丽的母亲不到半小时前打过电话给我。她都快急疯了。奇怪的是,我们竟从来没见过面,也没讲过话!她有好几个星期不曾得到她女儿的消息了。最后的消息是娜塔丽和婴孩在十五日飞回罗马。后来怎样了呢?时刻表肯定都给打乱了,而如果我们要和德国、意大利交战,那怎么办呢?拜伦一定急得要发疯了。我从来没为这件事反对过他,我指的是他娶了一个犹太姑娘,但是这却凭添了不少危险,使情况复杂多了!让我们祷告上帝保佑她无论如何能脱身出来。

  杰斯特罗太太的声音听上去挺悦耳,没任何外国口音,地地道道是个纽约人!要是你得到娜塔丽的消息,务必打个电报给那可怜的女人,这可是桩好事啊。

  唉,帕格,我们终于卷入战争啦!我们的整个世界崩溃了。你坚强得像座岩石,我可不行。原谅我吧,可能我们还会破镜重圆呢。

  一心爱你的

  罗

  十二月七日

  这封信看了并不使人安心,他想,不过倒十足是罗达的风格。关于他儿媳妇的那一节加重了帕格的心病。他明知道她陷入了困境,但又把它置之脑后,因为他自己心事重重,何况对她也爱莫能助。他处身的世界崩溃了,他的私生活也崩溃了。他只能过一日算一日,逆来顺受。

  “喂,阿里蒙对你招待得好吗?欢迎你登舰!”一位高个子军官,长着一头浓密的金色的直头发,下巴下面有像青蛙那样鼓起的袋袋,肚子被皮带勒成两堆突出的肉,由内舱匆匆出来,一边扣着烫得笔挺的卡其衬衫。他们握了手。“吃点东西吗?”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