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名家童话(世界少年文学经典文库) 购买→ ←查看
总点击数7751次


 

 
 
英国名家童话(世界少年文学经典文库)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英)狄更斯 等
杨静远

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2006年06月 出版

库存:1

原价:9.5 会员价:19.0
会员折扣:200%

开本:32 装帧:软精

关注年龄: 6~9岁 9~12岁 12~15岁 15岁以上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这本童话选集,收有英国十九世纪著名作家为少年和成年读者撰写的文学童话十二篇。 
    文学童话之所以具有魅力,更在于它运用丰富的想象和优美的文笔,把读者带进一个引人入胜的童趣世界。这里的人和物,虽然都取自读者自幼就熟悉的典型——国王、王后、王子、公主、仙女、巫师、小妖、巨人、侏儒、龙……但他们和原型又很不一样,而是刻画得更丰满细腻,更富于个性,更具现代意义,有的则成了作家笔下幽默讽刺的对象。他们像一群静止的木偶,被作家艺术的仙气一吹,变得生动活泼起来,童话不再是一个简单的故事梗概,而是添加了许多调味品——性格刻画,景物描绘,明讽暗喻,风格文采,也就是,具有了文学的特性,予读者以美感享受。本选集中的各篇童话写作的年代不同,风格也因作家而异,有的幽默诙谐、妙趣横生,有的抒情细腻、委婉动人,体现了英国十九世纪文学童话的缤纷色彩。希望它能给我国的少年儿童和成年童话爱好者的书架,增加一个品种。 
 
【目录】 
有魔力的鱼骨/查尔斯·狄更斯 
金河王/约翰·罗斯金 
黄金迷亨利希/阿尔弗莱德·克劳奎尔 
布鲁诺的报复/刘易斯·卡罗尔 
吃人魔王求婚/朱丽安娜·尤温 
玩具公主/玛丽·莫根 
小不点儿公主/安德鲁·兰恩 
国王女儿的故事/玛丽·莫尔斯沃思 
木脑瓜托尼/露西·克利福德 
坛子里的公主/鲁德亚德·吉卜林 
扎了根的恋人/劳伦斯·豪斯曼 
最后一条龙/伊迪思·内斯比特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内容摘引
《有魔力的鱼骨》
从前,有位国王,他有一位王后。这国王是男人中最最英勇的,王后是女人中最最可爱的。不过,这位国王是位低级政府官员。而那位王后呢,她的父亲原本是家住城外的医生。
这两口子共有十九个孩子,而且还会有更多的孩子源源而来。十七个孩子看着那个最小的娃娃,大姐艾丽西亚呢?她照看着所有的孩子。
好,现在咱们接着来讲故事。
有一天,国王去他的办公室上班,路过一家鱼店。他停下来,买了一磅半不太靠近尾巴的鲑鱼肉。这是王后叮嘱他订购了送回家的,她是一位精明的好主妇。鱼店老板皮克尔斯先生说:“早上好,先生。保证送到。还要买
别的什么吗?”
国王继续走去上班,他心情郁闷,因为离每季发薪的日子还远着呢,可是几个亲爱的孩子已经长高了,衣裳嫌短了。他没走多远,只见皮克尔斯先生的小听差追上来,对他说:“先生,您没瞅见我们店里那位老太太吗?”
“哪个老太太?”国王问,“我没瞧见呀!”
的确,国王是没瞧见什么老太太,因为这位老太太是他看不见的。可皮
克尔斯先生的小听差却看见了。这没准儿是因为这孩子把水溅得四处都是,还把脚后跟一个劲儿乱跺,要是不叫他瞅见,他会弄脏她的衣裳的。
正说着,只见那老太太颠颠地跑着过来了。她穿一身质地优良的缎子衣裳,散发出一股干薄荷的香味儿。
“请问,你是沃特金斯一世国王吗?”老太太问。
“沃特金斯是我的姓。”国王回答。
“要是我没弄错,你是美丽的艾丽西亚公主的父亲吧?”老太太问。
“还是另外十八个小宝贝的父亲。”国王回答。
“听着,你现在正要去办公室。”老太太说。
一个念头在国王脑子里闪过:这老太太必定是位仙人,要不,她怎么会
知道我要去办公室?
“你猜对了,”老太太说出了国王的心思,“我是善仙玛丽娜奶奶。你
仔细听着。你回家吃晚饭的时候,要客客气气地邀请艾丽西亚公主吃一点你刚才买的鲑鱼。”
“那也许不合适吧。”国王说。
这个荒唐的想法,惹恼了老太太,她勃然大怒。国王吓坏了,连忙低声
下气地央求她原谅。
“人们老是说,这不合适,那不合适。这话我们听得太多了。”老太太带着一百二十万分瞧不起的神情说,“别那么贪心馋嘴。我看,你准是想独享那鲑鱼。”
听到这句谴责的话,国王垂下了头,说他再也不提什么合适不合适了。
“记住了,”仙人玛丽娜奶奶说,“再别提了!等美丽的艾丽西亚公主同意——我想她会同意的——和你共进鲑鱼之后,你会看到她的盘子里有段吃剩的鱼骨。告诉她,把鱼骨弄干,用布擦拭,打磨,让它变得像珠母贝一样光洁晶莹,然后好好保存着。那是我送给她的一件礼物。”
“就这些吗?”
“别这么不耐烦,”仙人玛丽娜奶奶严厉地斥责他,“人家话还没说完,就别打岔。你们这些大人总是这样,老爱打岔。”
国王又垂下了头,说他再也不打岔了。
……

《黄金迷亨利希》
亨利希是一位石匠。他拼命干活,倒不是因为他热爱这门技艺,也不是因为他生性勤勉——他半点也不勤勉。他干活时老是怨天尤人,发疯似的用锤子敲打着凿子;因为他总觉得,他是个受害者,命运对他太不公道。所以,他拼命干活.为的是有朝一F1致富好在显贵面前扬眉吐气。
他时常对自已说:“爹娘生就我,哪点儿比不上一个贵人?为什么他就不该像我这样干活?瞧他,乘着马车,倚着靠垫,游游逛逛,瞧不起我这个可怜虫,就好像我是一一摊烂泥!他吃香喝辣,受川不尽,娶一位帽子上插着长长的荆色的贵妇人做老婆。可我呢?整天在这个荒洞里敲呀凿呀,我要是娶妻,就得回家守着一群大哭大叫的孩子和’一个累死累活的老婆,我到家时,她连把一头乱发塞进劳动帽的工都没有。我苦干了一整天,好不容易刚合眼,天就亮了,又得起床干活。生活中享受不到一丁点儿乐趣,活着有什么意思?咳!穷人活一辈子不过是受骗上当罢了。”
亨利希一边脑子里翻腾着这些不满和嫉恨的念头,一边两手不停地干着活。他正做着的这件石雕,尽管简陋粗糙,却也颇具才气。这是一尊难以名状的巨型人像,是为一座正在兴建的教堂制作的装饰物,也可以叫做支柱。由于体积太大,他没法把它带回自己的作坊,于是就在石块被炸下来的天然岩石旁进行加工。
看看石匠的心思是怎样影响着这狰狞的巨魔脸上的神情,真叫人惊奇。它那紧锁的双眉,表现出心怀不满,恰恰反映了石匠内心的不满;它那双凶光毕露的眼睛,充满了忌恨;它那往下撇着的嘴角,流露出亨利希对那些更幸运的同胞的轻蔑。事实上,它正是他的全部丑恶思想的化身。
就在我谈到他的那一天,他正给他的这件可怕的石雕作最后的加工。这活占用了他一整天,直到夕阳西下。最后,他停下活来歇息,在离石像稍远的地方坐下来,端详着它,看看在他找建房人来把它运走之前,还能做些什么小修小补,使它更加完善。他点燃了烟斗,背倚着岩石,闭上一只眼,默不作声地盯着那石像瞧。
他坐在那儿的那个采石坑,是一个荒凉得出奇的地方。那凹凸不平的石壁,嶙峋疃岩,奇形怪状。这儿那儿,挖出了一些阴森森的洞穴,从幽暗的深处,透出一股钻心的凉气。采石坑的周围,巨松摇晃着报丧的臂膀,时不时撇下几枚坚硬的松果,落地后,咕噜噜滚进下面的石坑,打破了死一般的沉寂。
一天里只有一次,太阳有机会窥进这个阴森静穆的作坊,那就是当它变成一条线,穿过采石工们砍倒松树开出的一条小径,照射进来的时光,也就是太阳下山去休眠以前,仍在挣扎着不肯撤走的几缕余辉,会顺着这条小径奔来,在石坑边缘探头探脑,把对面的岩壁照亮了几分钟之久,然后离去,留下下面的石坑,显得格外阴森。
亨利希就坐在那儿,差不多和他的作坊同样阴沉。他坐着,坐着,直到夕阳从他身后探出头来。太阳是淡淡的红色,它的光芒,映照得采石坑又一次明灿灿的。
“效果挺不坏呀,”亨利希说,他凝视着他的那尊被阳光照得熠熠发光的教堂美术雕像那夸张的面容。“说真格的,”他接着又说,“太阳光使它变得跟活的一样。”他向雕像走近几步,又往后猛跳了三四步,整个身子躺倒在粗糙的岩块当中。可他躺下没多久,就迅捷地一跃而起,痴痴地盯着那雕像,目光里充满了恐惧。
他瞅见了什么?啊!他看见,那雕像抬起一只覆满鳞片的手臂,用兽皮般的大手挡在眼前,遮住太阳光。
“亨利希,我的好主人,”石魔费了好大劲,才张嘴说出话来,“我相信,你已经把我完成了,我有话要跟你说,可你在我嘴里留下那么多讨厌的石屑,我说话好困难呀。我和你做伴已经这么久了,对你不能说没有一点感激之情。你的自言自语,我一直在仔细听着。我觉得,你对你的境遇很不满意,你希望爬上去,飞黄腾达,同世上的大人物平起平坐。现在,既然你一片好心为我在教堂里弄到了一个位置,我想,我也应该报答报答你才是。要是你把你那乱纷纷的心思集中起来,能听懂并且记住我对你说的话,我就教给你一个诀窍,你只要照着去做,就能如愿以偿。你雕刻我的这个岩坑,多年来一直就是巫神和小土神常来常往的地方。它们在这儿举行午夜的集会,这景象,只有月亮才看得到。我看到的那些场面可真够滑稽,而且我告诉你,我听到了好些希奇古怪的秘密。你知道,原先,我只不过是一块石头。你来了,把我从一大堆废物里挑了出来,动手把我凿成人形。我原先是像石头一样瞎的,而你凿出了我的一双眼睛,我能看见东西了。我看到了一个多么奇妙的世界啊,遍地是鲜花,绿树。我告诉你,我原先还以为这个岩坑就是整个世界哩。那个白天,多明亮,多美丽啊!第一个白天过完以后,我吓得直发抖,生怕我又变瞎了。可是月亮升起来了,照得亮堂堂的,赶走了我的恐惧。这是我看到的第一个夜晚。
“各种各样奇怪的景象,简直把我看呆了。先是一些美丽的人形,顺着皎洁的月光滑到了石坑中央。紧跟着,又有一螳奇形怪状的东西,说不定比我自己这模样还要奇特,从每一个暗角里钻了出来,围成一些怪圈,跳着舞着,可是我半点声音也听不见。
“第二天,你又来干活了,你凿出了我的一对大耳朵,于是,我第一次听见了声音。那一天过得好快,因为我听着你自个儿唠唠叨叨发牢骚,怪有趣的。可是真正叫我又惊又喜的是,当夜间精灵们开始聚会时,我听到了只有仙界才知道的一些秘密。什么地底下埋藏着的金银财宝啦,找到这些财宝的通路啦,怎样才能从岩精的石爪下把它们挖掘出来啦。哈!我的好主人,你对这些事儿,怎么想?”
石魔提高嗓门说出最后这几句话时,发出一声可以称做温文尔雅的笑声,亨利希不禁一惊。
“怎么想?”亨利希急切地说,“既然我成全了你,那你起码也可以成全成全我呀!”
“对啦,这倒是句老实话,”石魔说,“其实这也正是我打算要做的,要不然,我何必费唇舌,跟你说上这么一大篇升场白呢?不过我也得承认,我的确爱听自己讲话。好吧,我接着给你透露消息。我发现,差不多所有这些洞窟里,都藏着成堆的黄金——成堆的闪闪发光的黄金——只消去寻就能找到。寻宝的人只要一动手办这事,就绝不能罢手。他只能十这一件事,把其他所有的事都抛开,要不然,眼看就要到手的财宝就会沉到地底下去,像泼出去的水一样。
……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