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
15
星期五
 



让“小老鼠”吃到“苹果”——关于儿童阅读的对话

[红泥巴村传闻中心]2004年7月8日 8:19

   放暑假了,做大人的都在想办法给孩子安排一个有意义的假期。在这个时候,让我们来谈谈读书:搜检一下童书出版的市场,给父母和孩子们一个合理的建议。关键是,怎样让好书到达孩子们手里?

   对话的两位,近年一直致力于童书的推广,一位是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教授,一位是口碑颇佳的童书网站掌门人。他们的话值得一读。

   ——编者

   
   梅子涵儿童文学作家,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儿童文学博士生导师。著有多种儿童文学书籍,近几年,同时繁忙地进行儿童文学阅读推广。

   
   阿甲原名林晓晞,生于1971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法律系。“红泥巴村”儿童网站、红泥巴读书俱乐部创始人,儿童阅读推广人。著有科普读物《安全玩转互联网》《小冒失冲浪秘籍》《红泥巴互联网教室》、阅读导读读物《让孩子着迷的101本书》。

   为什么推崇儿童的文学阅读

   阿甲:现在孩子们普遍的阅读状况好吗?常听人说,现在的孩子都不读书,还是说,我们感觉他们不读书?

   梅:这的确可能是一种“期待”上的评价。我们小的时候真的读过不少课外书吗?读过不少文学作品?世界名著?我读过很少。阅读的也不一定是世界名著,而是《敌后武工队》……是连环画。现在的孩子是有他们的阅读的。一些年前,很多的孩子偷偷地读琼瑶,后来,很多的孩子偷偷地读金庸。但是成年人都反对他们的这些心甘情愿的阅读。这几年,又不那么情愿他们读《哈里·波特》。希望他们读课本,读课本延伸的教辅。可是同样是成年人,后来又说,他们阅读得太少。都是成年人在说。成年人“这个社会”,在对孩子的事情上,充满见识也充满矛盾。

   阿甲:我们为什么推崇儿童的文学阅读?文学阅读对于儿童成长的价值,在成长教育中的地位如何?反过来,为什么不推崇儿童的知识性读物的阅读(百科阅读)?

   梅:我们是文学人士,所以我们在讲阅读的时候,是提倡文学阅读多一些。而儿童的阅读,的确应该有更加丰富的内容。我小的时候,最佩服订阅《科学画报》的同学,他们的书包里放着一本当期的《科学画报》,我会觉得他们特别有水平。这是我当了教授以后的事,有一次,我在马槽书店翻书,听见一阵很急促的奔跑的声音。一个背着书包的男孩子奔进了书店,心急慌忙、气喘吁吁地问,《航空知识》来了吗?我当时心里特别兴奋,有晴空万里的感觉,觉得这孩子好棒,将来肯定很优秀。

   但是对我来说,这种崇拜,不是建筑在实用动机上的。如同热情地希望孩子们阅读一些优秀的文学作品,阅读优秀的儿童文学,我经常对他们作这样的讲演,也从来不把它们和提高写作文的水平连接在一起。我是觉得人的本身需要和这些知识、书籍靠近。人的含意和美妙在这种亲近中得到确认。这可能也是自古的文学和生活中为什么读书人总被人喜欢和爱恋的原因。

   文学阅读教育从何时开始

   阿甲:文学阅读教育应该什么时候开始?对上学的孩子来说,在课内还是在课外?

   我曾经在一间包含小学和中学的大学校进行推广,校长是一位非常爱书的大书虫,她很欢迎,但她告诉我,在小学生中进行推介就可以了,中学生不宜,那可能会影响他们的正常学习,其实就是会影响升学率。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梅:“文学教育”这个词是不是过于正规了。在我看来,真正称得上文学教育应该是从中学开始,中学的语文课。小学的语文课不具备文学教育的层次。

   而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可能是,一个孩子在什么时候开始就可以接触文学了,让他们有从文学的故事和语言里得到愉快和感动的机会。我写过一篇散文,题目是《想念那傍晚的故事和声音》,是说女儿很小的时候,每天从幼儿园回来,都能听她的外婆讲故事,不远的地方开往南方的火车驶过,震动传到窗户和地板,像一个童话在那里开始,女儿接触文学的日子也从这时开始。她在幼儿园听到的老师诵读的儿歌讲述的故事,也是她从文学的故事和语言里得到愉快和感动的机会。它们不属于我们所称谓的文学教育。可是文学的确已经开始在这些愉快和感动里,在语言的进行间,养育他们了。这是只有人类才有的一种资格和乐趣吧?别的动物们有没有呢?

   我理解你说的文学教育、文学阅读教育可能是指让孩子们了解、认识文学的一些道理,了解、认识文学阅读的意义和方法之类,让孩子们可以因此有些文学的修养。这一件事无论是在中学的语文课堂还是选修课系列都是应该进行的,很多的学校早就这样做了,获得的经验很丰富。

   阿甲:对于儿童的成长,儿童文学的阅读是必要的,还是可选的?儿童不读儿童文学又如何呢?

   梅:儿童文学的历史很短。儿童文学的诞生的确是把一种更加适合孩子们阅读的文学给了他们,适合的故事,适合的趣味,适合的语言,适合的思想,适合的方式保存住的恒久的价值。这一些,我们只有更丰富地阅读了世界的儿童文学才清楚。这也是我从2001年开始致力于介绍世界优秀儿童文学的原因之一。

   所以,我觉得,说以前没有,我们也都活下来了,也长大了,而且可能也都可以被划归到“优秀”之列,这没有什么意义;问题是现在有了,有了儿童文学这种文学,有了非常优秀的儿童文学书籍,那么我们就有理由非常珍惜,让孩子们能够阅读到。我们应该告诉他,读一读柳林风声的故事吧,很有趣的;读一读时代广场蟋蟀的故事吧,很感动的;读一读夏洛的网吧,你就知道真正的友谊的情景,真正的朋友是可以用“伟大”这个词相送的。

   这些书,作为一本文学的书籍,你可能只是在小的时候去阅读;可是这些书,作为一本文学的书籍,她的魅力和奇妙,决不是只限于童年那个年纪的。所以,儿童文学和一般意义上的文学是相同价值地排列于书籍的架子上的。不是“过渡”的,不是短暂的。

   评判阅读质量的一把尺

   阿甲:儿童文学阅读的量与质,如何看待?我们常说,孩子的时间是有限的,童年是短暂的。那么在这短暂阶段的有限时间内,假如我们认可孩子应该读儿童文学,应该读多少?读什么?儿童文学作品中是否也有优良中差、三六九等?我们是否有必要介入孩子的选择?假如有必要,怎样介入才是合理的?大人在儿童阅读中的介入,是否会影响孩子在阅读的“选择自由”方面的发展?

   梅:儿童文学和成人文学一样,优秀的是少量的,平庸和烂俗的居多。有见识的、了解状态的成年人为孩子们推荐一些有价值的篇目,使他们少一些和经典擦肩而过的遗憾,这不仅是帮助他们省减了时间,也有利于养育他们的阅读兴趣和习惯。读得有趣,才更喜欢读。

   但这不是要以限制的方式来表现,不是反对他们阅读推荐之外的。孩子的阅读和孩子的其他生活内容一样,他们首先是自由的。他们有权利按天性去寻找。他们可以有自己的倾向和安排。他们不可能在童年的时候阅读的都是有价值的书,阅读得那么干净。有一些杂质是必然的。再说,成年人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对于书籍,成年人也不是所有的都熟悉。成年人常常会有不可思议的遗漏,不可思议的无知,不可思议的自以为是。所以,其实成年人如果想要更有效、更有吸引力地进行自己的负责任的推荐,那么提高对童年书籍的了解程度,增添大图书状态的信息数字,就是必须的。很多的成年人、中学老师,推荐书给孩子们阅读,除了格林、安徒生、《简爱》、《悲惨世界》……几乎没有别的。很不能胜任。

   阿甲:前不久,我刚刚读过一本图画书《想吃苹果的鼠小弟》,我特别喜欢,还做了一个演示放上网,在这个网址,很简单的书,可以看看:

   http://www.hongniba.com.cn/101book/picbook/mouse.htm

   故事很简单:小老鼠想吃树上的苹果,看见鸟飞来拿了一个,它就想有翅膀;看见长颈鹿来拿了一个,它就想如果有长脖子就好了;看见大象来拿了一个,它就想如果有长鼻子就好了;看见犀牛撞树弄下苹果,它也去撞树。最后来了一个海狮,鼠小弟问他有没有翅膀、长脖子、长鼻子等等,他说没有,自己却有另外一个本事。他把鼠小弟当球,一下就顶上了树,两人一起享用苹果来游戏。

   这是个很让我感动的小故事。

   老师让孩子写作文时,挺喜欢用的一个题目是“假如我是……”、“假如我有……”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幼稚的思维方式。一个人没有必要等到长翅膀的时候才上天,没有必要等到坐到北京市长的位子上才去想解决北京的环境问题,没有必要等到当上教育部长再来改善孩子们的阅读状况。好的题目应该是:“假如我就是我自己,我怎么做?”

   仔细想下去,小老鼠自己也能吃到苹果。对策和出路,要从自己的本体出发。

   比如我,就是一个叫阿甲的书虫兼网虫,一个普通孩子的普通爸爸,不富也不算穷的城里人,没有什么特别的学位、特别的头衔,除了是我自己之外什么也不是,关于儿童的文学、儿童的阅读,在自己有孩子之前不闻不问,也几乎什么也不知道。

   我想证明,就是这样一个家伙,也是可以来做一点改变儿童阅读状况的事情的。如果我也能做一点什么,那么还有谁不能做一点什么呢?如果大家都来做一点什么,还有什么不能被改变的呢?

   梅:你的确是为儿童阅读和童书的销售做了许多的事情。也一直在思考和研究,有不少经验。其实今天应该是你多说一些的,可是你很谦虚,只是担任了提问的角色。我们以后再安排机会和方式来交流。以后见。

   本版绘画唐云辉

   推荐书目表(适合小学生阅读)你未必知道的好书

   《夏洛的网》       译文出版社

   《时代广场的蟋蟀》 新蕾出版社

   《女巫》           明天出版社

   《地板下的小人》   译文出版社

   《柳林风声》       译文出版社

   《窗边的小豆豆》   南海出版公司

   《大盗贼》     21世纪出版社

   《傻狗温迪克》     新蕾出版社

   《长袜子皮皮》     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

   《骑鹅旅行记》     人民文学出版社


【相关信息】



来源说明: 《新民晚报》原载
原文作者: ◆梅子涵◆阿甲
编辑:
本文被阅读21865次

 
2000 ©北京红泥巴科技有限公司
webmaster@hongnib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