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酷爱数学的男孩(麦克米伦世纪绘本) 购买→ ←查看
有1人为本书写书评 总点击数2811次


 

 
 
一个酷爱数学的男孩(麦克米伦世纪绘本)
The boy who loved math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美)德博拉·海利格曼
(美)范黎渊
萝卜探长 小贝壳

21世纪出版社 2016年10月 出版

库存:6

原价:35.0 会员价:28.0
会员折扣:80%

开本:16 装帧:精装

关注年龄: 3~6岁 6~9岁 9~12岁 12~15岁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内容简介】 
   
  曾经有一个名叫保罗的小男孩,他非常喜欢数学。他整天都在数着、算着、思考着那些数字。他不会系鞋带,不会给面包抹黄油。有时候,这个整天想着数学的男孩,看上去和这世界有点格格不入。这个故事讲述了“布达佩斯来的魔法师”保罗·埃尔德什如何用自己的方式结交朋友,如何与人分享他的思想,如何成为众多数学家、科学家的传介人,以及他如何成为一位被人爱戴的世界著名数学家。 
   
【作家简介】 
 
  (美)德博拉·海利格曼(Deborah Heiligman)是一位两个男孩的母亲,她从小喜欢阅读、写作以及数学,但年纪渐长,她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数学天赋。但她的儿子亚伦是个数学迷,正是通过亚伦她了解到了这一位数学奇人保罗·埃尔德什,由此激起了她研究保罗的极大兴趣。德博拉现在和丈夫一起生活在纽约。 
 
【画家简介】 
 
  (美)范黎渊(LeUyen Pham),出生于西贡,生长在美国南加州,是越裔美籍儿童插画家。曾在梦工厂电影公司从事设计工作,之后从事童书插画创作。作品《你行吗,老獾?》入选美国每月读书会好书、英国畅销书排行榜精选作品,并获美国奥本海姆白金图书奖;《二十一只大象》获美国奥本海姆白金图书奖;《大姐姐,小妹妹》入选美国《儿童杂志》年度童书。还给影星朱莉安·摩尔写的《可爱的小雀斑》画了插画。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作者或译者自评
  • 说说数学界的奇人——保罗·埃尔德什 (萝卜探长 )
     
      2016年1月7日,美国数学家学会发布了一则消息,美国数学家发现了史上最大的素数,所谓“最大”的概念是该数字的长度有2233万位!为什么是“素数”呢?为什么叫素数呢?素数是这样的独特!它是正整数,而且除了1和它自己之外无法被任何一个数整除——也就是说它是数的”元素“,我猜测原来叫质数的这个词后来被称之为素数的原因也就在这里吧。它是正整数的元素,元素级的东西就可以用来组合成认为可以用和有用的东西。素数的应用最能理解的是银行密码、电脑密码甚至间谍密码什么的,当然还远远不止这些应用。有了素数的支持,大可以把素数组合成任何一种形态,包括数字串、图案、音长、光线等等任何你能想得到的东西,不受任何限制地发布传播,最终接收者只要知道解开密码的是两个之中的一个多位数的素数就可以了,其他人即使收到这些东西也无法在短期内解开(破解?),那么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甚至随着位数的增长要花几十年的时间才能解开。 
      现代数学有不少新型的分支已经在不知不觉地渗透进你的世界,改变你的工作、你的生活方式,甚至改变思维的方式。比如现在常用的群的概念(朋友圈的概念),进入群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认识的,有多少人是不认识的,还有群里的这些人相互间(有多少)彼此是认识和不认识,但是数学可以帮助你找到这个概率,这些都属于组合数学的范畴。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和数学的紧密关系,远不是通常人所能理解的程度,可以这么说你能理解到多少就有多少!理解不到的还有很多。现代数学已经分裂出十多个分支、上百个门类、上千个学科,就连不同门类的数学家都有隔门如隔山的感觉了! 
      在成千上万个数学家中最最跨界的就属今天要说的这位保罗·埃尔德什。他的传奇故事因为太多太长太神奇了,只能从他出生的时候开始说起。 
      当保罗·埃尔德什这位小小数学家呱呱落地的时候,他家所在的匈牙利布达佩斯正蔓延着猩红热流行病,身处产房的妈妈因为无法照顾到留在家中的小保罗的两个姐姐,两个女孩不幸染病身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在保罗上高中之前,妈妈都因为惧怕保罗在人群中感染到细菌,完全是在家里完成的学业,而妈妈是个资深的中学数学教师,讲台离不开她,妈妈只好把小保罗托付给了全职的德国家庭教师兼保姆,小保罗渴望着和妈妈在一起,于是开始学会了计算时间、计算日期,以此来减轻对妈妈的思念。因为这种渴望和需求,小保罗自行学会了正着数,倒着数。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岁的小保罗在时间的计算上甚至可以达到分秒级。然而保罗真正的数学家生涯却要从十岁那年算起,在那个年代,战争时期的成年人都免不了会应征入伍,保罗的爸爸原来也是高中数学老师,但仍然被卷入(卷入?)了军队,很快就成了俘虏,被关进了西伯利亚俘虏营,爸爸和其他的英法等国俘虏关在一起,很快就学会了英法等多种语言,估计俄语也理应包括其中,五年后战争结束了,爸爸回到了家,理所当然就教会了小保罗一口标准的带有匈牙利腔的英语和法语,估计还有俄语,可以猜测因为家庭教师的关系,小保罗的德语应该也是呱呱(叫)的,这种语言能力为成年以后的保罗穿行在世界各地,流利通畅地和各国数学家交流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保罗在爸爸的引领下深度地进入了素数这个领域。 
      数学的素数和化学元素的有序排列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素数的分布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谜,从小到大,素数越大它的数量就越少。为解开这个素数之谜,穷尽一生精力的数学家们也只能是取得阶段性的进展,比如高斯以及高斯的学生黎曼都为这个解谜的推进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而保罗在这个解开世界之谜的行列中很早就崭露头角、大显身手,在保罗21岁的时候就被数学界誉为来自布达佩斯的魔法小子(魔法师)的封号。 
    保罗·埃尔德什独创了一套联合研究方式,在宣布“我的大脑敞开了!”的时候,他可以向其他数学家伙伴们提供足够的支持,一起探讨他们在研究中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难题。他的大脑是敞开的,他的胸怀更是敞开的。他的这种研究方式,甚至还诞生出了好几门新型的数学学科呢。那年,他在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做研究的时候(那年,他在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做研究),在一次来访的数学家所做的概率论的报告会上,一位数学家在报告中提到,研究中遇到了数论方面的困难,正在打瞌睡的保罗马上惊醒过来,立即打断报告,提出了他的思路和推论。经过深入的联合研究,由此诞生出了组合概率论这门新型的学科。 
      神奇的是,保罗·埃尔德什带着“我的大脑敞开了!”这个宣言,走遍世界各地,在他的一生中,总共和500多位数学家合作发表了1500多篇数学论文。他的合作者,可以是资深成名的数学家,也可以是从事其他专业的科学家,也可以是中学生。有传闻,如果你是一位其他行业的业余爱好者,比如火车列车员,运动员什么的,一旦有合适的契机,都可以是保罗·埃尔德什的合作者。为此,保罗的数学家朋友们发明了一种类似于数学图论的表现方式——埃尔德什数(简称“埃数”)。如果直接和保罗合作论文的,你的埃数就是1;如果和埃数1(拥有埃数1)的人合作过的话,埃数就为2;以此类推......计算自己的埃数,曾一度变成了数学家们的时尚。不少数学家相当地遗憾,未能保罗在世的时候,找机会和他合作研究发表论文,让自己的埃数达到1! 
     
      在我所翻译的《一个酷爱数学的男孩》一书中,以上的故事都有讲述。我现在是把保罗·埃尔德什的故事“重新讲过”。“重新讲过”更是保罗·埃尔德什的特长。数学之美是在无尽地追求精炼简洁。保罗在他非常年轻的时候,就把非常繁复的数学证明,用更加简便快捷的方法“重新讲过”,并因此获得享誉世界的数学天才之称。保罗在后来漫长的数学生涯里,一直在探索用初等方法,来证明发现素数分布的“素数定理”,让已经用高等方法证明过的“素数定理”重新讲过! 
     
      保罗·埃尔德什的主要贡献在数论、组合学、概率论、集合论和数学分析等方面。尤以数论方面的工作出色。由于他在众多数学领域中的贡献,1984年度保罗和我国的数学大家陈省身同时荣获沃尔夫奖(国际上最顶级的数学大奖是菲尔兹奖和沃尔夫奖)。他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数学家! 
     
      《一个酷爱数学的男孩》一书的作者德博拉·海格曼被告知她的埃数是1.5,我们翻译者的也应该算是合作者了,根据推算,我们的埃数是不是就应该是2.5啦?假如有机会,请你一起来说说自己的数学家的梦,合作书写我们的圆梦故事,那么你的埃数是否就能到达3.5呢......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