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叔叔怪怪书系列3册 购买→ ←查看
有2人为本书写书评 总点击数23208次


简单查找

高级查找

 

 
 
怪叔叔怪怪书系列3册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张嘉骅
于修远

21世纪 2006年09月 出版

该版本已绝版,仅作资料使用。

开本:32 装帧:软精

关注年龄: 6~9岁 9~12岁 12~15岁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作者简介: 
    张嘉骅,1963年生于台湾。台湾大学中文系毕业,中正大学中文硕士,北京师范大学现当代文学博士(儿童文学方向)。曾任英文汉声杂志社编辑、民生报编辑、华视漫画美语创意总监暨海峡两岸儿童文学交流研究会理事。在台湾出版作品近二十种。曾获好书大家读年度最佳童书奖、国语日报儿童文学牧笛奖及中华儿童文学奖等十多项奖项。曾与亚洲儿童文学大会、两岸儿童文学学术研究会及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多篇论文。现为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怪怪书系列(3册)书目: 
《恐龙阿瓜和他的大尾巴》 
《怪怪书怪怪读》 
《蝗虫一族》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会员书评
  • “怪叔叔”张嘉骅和他的“怪怪书” (邱建国(本书编辑) ·2006年11月 ·相关链接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刚出版了一套“怪叔叔怪怪书”系列,共3本,分别是《怪怪书怪怪读》《恐龙阿瓜和他的大尾巴》《蝗虫一族——趣味昆虫童话》。系列名和书名中“怪”字迭出,共用了七个“怪”字。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作家写的一套“怪”书呢? 
     
        先说作者张嘉骅。嘉骅在台湾是个很有影响、很受读者喜欢的青年儿童文学作家和研究专家。但他“怪”在何处呢?据方卫平先生在一篇文章中介绍,张嘉骅在日常生活中素以“搞怪”著称,他平时疯疯癫癫、嘻嘻哈哈甚至怪模怪样。他的搞怪,缘于他有一颗保鲜得很好的童心。 
     
        俗话说,文如其人。他的作品则想象独特,立意奇崛,思路怪异,散发着一股“怪”味。嘉骅自己说,他对怪书有一种强烈的嗜好,他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这种“心理需求”而动手写作怪怪书的。嘉骅的作品,很少具体写到少年儿童的现实生活,也不是以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取胜,他主要以智慧的思考和幽默的语言吸引读者。他的童话有对传统经典故事的创新甚至颠覆,“最好改得它哭爹叫娘,在地上爬来爬去”;有通过讲述昆虫的故事引发读者对自身生活及生命意义的思考。在讲述故事的时候,他随处使用谐音、夸张、双关等手法,使故事活色生香,引人入胜。 
     
        《怪怪书怪怪读》是借用书评、书摘的形式写成一篇篇短文,寄寓自己的各种奇思妙想。比如他“推介”的《黑雪公主》是一本相当“黑”的书,讲的是一个黑人小女孩在夜里沿街扫雪的“黑漆漆的故事”——当你翻开这本书的第一页,你会看见整页都是黑的;继续翻第二页,也是黑的;第三页,又是黑的……一直翻到了最后一页,老天爷,仍旧是黑的。原来这是一本为了环保目的而写的书,书中的小女孩叹着气说的全书唯一一句话发人深思:“各位叔叔伯伯婶婶和阿姨,拜托你们不要再抽烟了。你看你们吐出的烟,把满街白色的雪都熏黑了,害我扫都扫不完!”环保的道理大家听得耳朵都起了老茧,但我相信这本“黑书”读者不会白读!当这些“书评”当年在台湾《国语日报》接连登载时,就有读者打电话到报社要求购买。后来出版社把这些短文结集以《怪怪书怪怪读》为名出版,广受欢迎,一再重印。它被评为台湾“好书大家读年度最佳童书奖”,也名列台湾五十年来一百本代表性童书的推荐书目之中。《怪怪书怪怪读》后来一共出版了三本,这次二十一世纪出版社是从这三本书的篇目中进行精选,汇成一本出版。 
     
        昆虫和动物是童话作家和寓言作家经常用到的“意象”,大多数作家笔下出现的一般都是蛇、大灰狼、青蛙等等,但张嘉骅的《蝗虫一族——趣味昆虫童话》里的昆虫却不常见,有的甚至闻所未闻。有嗜好吃书的蠹虫,有把不断地生育作为报复人类残杀的蟑螂,有“朝生暮死”、生命比女生的迷你裙还短的蜉蝣,有以放屁为武器攻击敌人的步行虫,有叫声像鸭子的甲骨文文字蟋蟀……除了“出场人物”形状怪异,更主要的是故事演进完全不可预测,反映的“中心思想”也让人大跌眼镜!《布布放大屁》中的主人公布布是一个天生具有放屁本领的奇才,他很小的时候放的屁就能把一把椅子冲倒,颇受长辈赞赏。“放屁村”经常举办放屁比赛,布布每次都拿冠军,并拥有一大批忠实的粉丝。在放屁村,布布过着幸福快乐的明星生活。但聪明过人的布布不满足于在“放屁村”的日子,它要去看看放屁村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它要了解其他昆虫是怎么看待放屁虫的。于是,有一天,它离开放屁村出门闯荡。谁知到了外面,它原来看家本领放屁成了别的昆虫避之惟恐不及的缺点——味道太难闻了,没有谁愿意和它打交道,更别说交朋友了。它苦恼。它困惑。但屁是不能忍着不放的啊,怎么办呢?后来有几次偶然的经历,布布发挥放屁的本领见义勇为,在危急时刻挽救了几只昆虫的生命,这才被大家认可,成了众昆虫的好朋友,布布也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处理它的屁。这个故事读完后,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正确对待看起来好像是缺点的自己的个性和特点,关键是要为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场所和平台。在《蝗虫一族》这本书中,每一篇都讲述了一个生活的道理或深刻的人生哲理。 
     
        浓郁的哲学意味是嘉骅的童话的一个特色,这使得它的童话很难界定最适合给哪个年龄段的读者看。它可以由爸爸妈妈读给还没上学的小朋友听,也适合上小学中学的学生读,同时我觉得大人也可以读他的书。就像著名的童书推广人阿甲说的:“读怪叔叔的童话,千万不要被它们表面上的搞笑、荒诞给迷惑住了,我敢说几乎每一个搞笑故事背后都藏着一颗智慧的宝珠,只有最会动脑筋、最有想象力的小读者才能挖掘出来。”在《恐龙阿瓜和他的大尾巴》中,一只名叫阿瓜的恐龙尾巴中了智慧魔法,开始懂得了思考,从此世界就翻了个个。这只自命清高孤芳自赏整天嘲弄别人的恐龙为此吃尽了苦头,最后在惨痛的教训面前不得不正视自己的毛病,改过自新。一个极端搞笑的故事,笑完后,我们不要忘记掖好自己那条无形的尾巴。
    书评人打分: ★★★★★
  • 怪叔叔的童话一定要怪怪地读 (阿甲 ·2006年09月 )
    台湾作家张嘉骅是一位怪怪的叔叔,他是我的一位怪怪的朋友,而且很乐观地相信,天下的孩子都会乐意结交他这样的怪叔叔朋友。你说,奇怪不奇怪?对啦,不是说你怪,是说他怪。他到底有多怪?读了他的怪怪童话,你自然就会知道。 
     
    就说他在《怪怪书怪怪读》里给自己起的笔名吧:什么“张狡猾”、“小生·张狡猾”——竟然还是个洋人名字?还有什么“獐豭猾”、“獐假猾”、“蟑家滑”、“脏家滑”之类的,难道是“蟑螂在脏脏的家里打滑”?这位怪叔叔好像真的跟蟑螂有点远亲关系,在《蝗虫一族》里有一个“哇噻邦邦”的故事,那个邦邦正是一只很可爱的蟑螂,他总是忍不住问别人:“哇噻,怎么会这样?”——说实话,我也很想这么问怪叔叔来着:“哇噻,你的书里怎么有这么多古怪?” 
     
    真是的,他的童话里尽是些怪怪的东西。有定期举办“吃书研讨会”的蠹伯伯,有一觉要睡十七年的蝉空空,有放屁显神威的布布虫,还有爱上画像中的胡子的女王“疯”……怪叔叔笔下的蝗虫也与众不同,它们一边啃着麦秆一边大谈生命哲学。他讲的恐龙故事也怪得出奇,一头名叫阿瓜的恐龙居然尾巴中了智慧魔法,尾巴一旦开始思考,就不断追问“我是谁”,如果没有邻居双头驴的帮助,阿瓜至今还在受尾巴的折磨呢!等一等,什么是双头驴?就是长着两个驴脑袋的驴喽。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想想看,有一个驴脑袋就够蠢的了,驴身子上挂两个驴脑袋,那还不蠢到没边儿?对啊,两个驴头几百年来吵个不停,一个总要朝东,一个总要朝西,所以这头双头驴的名字就叫“东东和西西”。嗨,都是些什么怪东西! 
     
    所以,读这位怪叔叔的童话,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比方说,千万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读,免得把饭粒喷出来惹得爸爸妈妈生气;更不要在上课时偷偷放在书桌里看,否则你的怪怪的神情一定会让老师捉个正着。不过更为关键的是,这些童话看上去太怪了,不但“没一点正经”,而且好像“一点知识也没有”,有可能大人们会不同意你来读。因此,我必须跟你说几个读这种怪怪童话的招式,以备不时之需。 
     
    怪怪读招式一:畅快地笑与畅快地读。 
     
    怪叔叔的童话的第一大妙处,就是总能让你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在怪怪的童话里,加入了许多戏仿、谐音、双关语之类的东西,故事的讲法十分突兀、夸张,人物常常被极端地变形,这样常常会产生令人暴笑的效果。 
    他讲的《黑雪公主》的故事,显然是从《白雪公主》那里来的,但他说“黑雪公主”与“白雪公主”完全没有关系,全书绝大部分都是黑的,最后才冒出一句黑人小女孩倡议戒烟的口号。 
     
    还有《“垮父”追日》的故事,显然是神话“夸父追日”的戏仿,怪叔叔居然又造出了一个“垮父”,从小到大一副“垮样儿”,他错把太阳当作了卤蛋,一路追踪下去,居然这样的故事还连续讲了三集! 
     
    恐龙阿瓜的故事最搞笑,一头笨笨的恐龙居然拖着一条自作聪明的尾巴,尾巴一会儿认为自己是大蟒蛇,一会儿又认为自己是个愤怒的大拳头。最让人受不了的,还是它先认为自己是个大马桶刷子,刷了半天马桶,又认为自己可能是个大棒棒糖,结果硬生生地塞进了恐龙的嘴巴里! 
     
    我们先不理会“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道理,它们首先是一些特别孩子气、特别搞怪的故事。最初在台湾的《国语日报》连载时,让许多孩子笑破了肚子,他们追着怪叔叔要后来的故事。这正是怪叔叔所期望的效果。 
     
    怪叔叔在深圳一所小学给同学们讲故事的时候,有位小朋友问他:“请问张叔叔,你作为一个大人,怎么这么了解我们儿童呢?”怪叔叔回答:“我的身份是会转换的,在创作儿童文学或者从事相关工作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儿童。为什么我了解儿童,是因为我本身就是儿童。” 
     
    据我对怪叔叔的了解,他虽然已经四十岁出头了,而且还是个八岁男孩的父亲,但性格上仍然保留着大男孩的一面。他讲的不少怪怪的故事,也许只有在大人看来才是怪怪的,少年人读起来会有种“好像是我自己讲的故事”这样的感觉,非常畅快,不是吗? 
    所以,读怪叔叔的童话,你可以先不必想“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这样的事,先畅快地读下去吧。就阅读而言,能畅快地读起来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再好的书,如果不能让孩子们自觉地拿起来读,一切可能的好处都无法实现。 
     
    怪怪读招式二:怪怪地读与怪怪地想。 
     
    如果读完一本书,你只会哈哈一乐,然后就扔在一旁,要么是这本书太一般,要么是你还没有读出书里的味道。怪叔叔的故事是童话里的怪味豆,如果嚼完之后不去回味,那实在是很可惜的事情。 
     
    你肯定读过《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吧,那是安徒生童话的名篇,那个悲惨的故事令人感动,一代代的读者都非常同情卖火柴的小女孩的遭遇,不希望类似的悲剧再次重演。在《怪怪书怪怪读》中有一篇《买火柴的小女孩》,这个女孩也在大冬天里卖火柴,同样一根火柴也卖不出去。这时,小女孩发现在她身旁还有卖木炭、卖炉子、卖猪肉、卖猪肠子、卖蒜头五香粉、卖绞肉机的小女孩……于是她灵机一动,召集这些小女孩联合在一起,她们利用手边的材料,做成一根根香肠,开始卖起烤香肠。这样赚到了钱,小女孩也就安心回家了。 
     
    从表面上看,怪叔叔的《买火柴的小女孩》只是个戏仿的搞笑故事,可能还会有人质疑:拿安徒生的经典童话这么来搞笑合适吗?在我看来怪叔叔的戏仿故事本身就提供了一个阅读经典童话的新思路。读书最大的收获,不是简单地从书中获取信息,而是读书激发我们去思考。《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是将近两百年前的安徒生创作的,故事中的小女孩命运很悲惨,她在寒冷的除夕街头只能依靠一点火柴光取暖,梦想着美好的生活,但最终冻死在街头。这样的故事在今天的小读者心中同样唤起了无限的同情,但是仅仅只能有同情吗?怪叔叔认为,不对。他很想对小读者们说,假如我们今天也有类似的遭遇,千万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要尽可能乐观地行动起来,依靠自己的力量自救。 
    读怪叔叔的童话,千万不要被它们表面上的搞笑、荒诞给迷惑住了,我敢说几乎每一个搞笑故事背后都藏着一颗智慧的宝珠,只有最会动脑筋、最有想像力的小读者才能挖掘出来。到那时,你会感觉自己很富有。 
     
    这位名叫张嘉骅的台湾怪叔叔,是一位人生阅历相当丰富的作家,他十七岁时就开始创作现代诗,而且颇有一些成就。他在台湾念完了文学硕士,后来又到北京攻读了国内首届儿童文学博士,毕业后去到浙江师范大学任教。他的主要创作经历是在台湾,获得了台湾多项重要的儿童文学大奖。别看他总喜欢开一些搞怪的玩笑,他实际上是一位博学的学者型作家,在他的作品里,我们甚至可以读到有关甲骨文的知识(如《蟋蟀■之歌》)。怪叔叔还有个怪癖,就是特别喜爱哲学,所以有关哲学的话题也渗透在他的多篇童话作品中。 
     
    《蝗虫一族》是一篇很典型的讨论哲学话题的童话。粗粗一读,你或许觉得它只是个开玩笑的童话,满篇傻乎乎的蝗虫对话,它们一边啃麦秆一边谈哲学,谈得越起劲就越是开胃,最激动的蝗虫甚至把自己的腿都咬掉了。但如果仔细地读,再冷静地想,你会发现蝗虫们傻乎乎的对话真是些很有趣的问题:怎样定义生命?生命是如何构成的?物质是否仅仅因为“我能认知”而存在?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生命规律又如何看待?等等吧。其实这些都是千百年来哲学讨论的一些基本命题,有趣的是,这位怪叔叔居然用一个如此荒诞搞笑的童话把它们连锅端了出来,令人耳目一新! 
     
    前面提到《恐龙阿瓜和他的大尾巴》的故事,它看上去更像是个纯粹的搞笑故事,里面的笑料甚至有点“恶搞”成分,可是读者只要再细心一点,就不难读出故事背后暗藏的哲学玄机。恐龙阿瓜自命不凡,他每天早晨必做的一件事就是长久地痴痴地望着墙上的自画像,这让我联想起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纳喀索斯,美少年爱上了自己的水中倒影,最终憔悴而死,后来“纳喀索斯”(Narcissus)一词竟演变成了自恋症的专用词。可是恐龙阿瓜更可怜,它甚至一点也不美,而且还蠢得出奇,最蠢的特征就是永远在嘲笑别人的愚蠢。倒是它的大尾巴中了魔法后获得了智慧,而智慧带来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是谁”!——这恰好就是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最重要的命题:认识你自己。哲学这个词,在希腊语中就是“爱智慧”的意思。恐龙阿瓜的遭遇最搞怪的地方,就是它的智慧居然长在尾巴上!当智慧只能留在尾巴上时,那么这个世界就要颠倒过来了,恐龙阿瓜的故事不就是明证吗? 
     
    那头名叫“东东和西西”的双头驴,更是个漂亮的哲学隐喻。我们不妨想一想,在人类的历史上,在我们的现实生活当中,存在着多少这样的双头驴?它们本来就出自一体,而且实际上永远无法分离,可是偏偏要长出两个脑袋来,为了类似“应该先刷牙还是先吃早餐”这样毫无意义的问题,无休无止地争论着。 
     
    可贵的是,好心的怪叔叔并没有简单停留在嘲笑和讽刺上,他为恐龙阿瓜和“东东和西西”准备了治愈这种愚蠢的良方。聪明的小读者们,你们能读出来吗? 
     
    怪怪读招式三:怪怪地读与怪怪地写。 
     
    怪叔叔的童话还有一大功效,就是能教你学习写作。“不会吧!”你或许会说,“这么怪的文章,读着玩可以,还能帮人学写作,不是吹牛吗?”当然不是。 
     
    我们先来看看《灰姑娘外传》中的这一段: 
    “灰姑娘的名字很灰,衣服更灰,但是她的脑筋却是白的。有多白呢?据《灰姑娘外传》这本书说:‘如果不像白痴一样白,至少也有白斩鸡那么白吧!’” 
     
    这段话读起来出奇的怪!你先仔细琢磨琢磨,它的语法是很规矩的,思路也是连贯的,在修辞上也使用了生动的比喻,可是为什么读起来就是那么怪呢?原来,作者有意搞乱了句中的逻辑关联,什么“名字是灰的”、“脑筋是白的”、“不像白痴一样白”、“有白斩鸡那么白”,在逻辑关系上都是不通的,因此导致了一种十分滑稽的效果。 
     
    这样的例子在怪叔叔的童话中比比皆是。能精心创作出这样怪怪的文章,与怪叔叔早年创作现代诗的经历很有关系。在各种文体中,诗歌是语言规则最为规范的,可是诗人却能在最拘束的规则下创作出最有活力的诗句,这其中奥妙无穷。 
     
    怪叔叔不但写过诗,还教过书,他的脑袋里常常会冒出些奇思妙想,激发学生们大胆创作。因为怪叔叔深知,学习写作首先是需要强大的动力,其次是可供参考技巧的模板,同时还要留出足够的发挥空间。这些怪怪的童话,正是这样的奇思妙想。 
     
    读着这样搞怪的故事、搞怪的文字,小读者们一定会心痒痒、手痒痒的:“这样的东西,谁不会写呀?”——那就赶快动笔吧。怪叔叔的童话提供了丰富而且有趣的样式,没有什么不能写到故事里去,我们完全不必担心无事可写、无话可说。 
     
    怪叔叔的儿子刚上学的时候,在班级故事会上也讲了一个《黑雪公主》的故事,大致是这么讲的:“白雪公主的母后心肠很坏,她拿毒苹果给白雪公主吃,白雪公主吃了毒苹果,就变成——黑雪公主了!”他借用了爸爸戏仿的故事名,但讲出的却是一个新的独创故事。有模仿、有创意,有畅快地表达,这便是创作的开始。 
     
    怪叔叔的童话,请一定要怪怪地读、怪怪地想,更要怪怪地写。 
     
    2006年4月北京
    书评人打分: ★★★★★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