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价]暴风雨夜,暴风雨夜:狄金森诗歌精粹(名诗名译插图本) 购买→ ←查看
总点击数5119次


 

 
 
[特价]暴风雨夜,暴风雨夜:狄金森诗歌精粹(名诗名译插图本)

请点击打开图书预览,不能打开请与管理员联系。 (美)狄金森
江枫

人民文学 2008年03月 出版

该版本已绝版,仅作资料使用。

开本:32 装帧:软精

关注年龄: 9~99岁

综合推荐级别: 5.0

 

红泥巴书评
【特价说明】 
    该书为出版社积压品,品相略有几分旧模样,但不影响阅读,故作特价处理。特价书售出后,一律不再退换,请下单前仔细斟酌。 
 
〖作者简介〗 
    艾米莉·狄金森(Emily Dickinson,1830—1886),19世纪美国杰出女诗人,世界抒情短诗大师。她摆脱了浪漫主义诗歌的直抒胸臆或感叹,善于用独特的形象和比喻来表达复杂的内心活动,因而被许多人看做美国现代诗歌的先驱。狄金森一生共写下一千七百多首诗。本书精选了其中的二百余首,主要描写爱情、死亡和自然。狄金森的诗生动典雅、准确精炼,许多短诗成为留传至今的警句。 
 
〖译者简介〗 
    江枫,原名吴云森,安徽歙县人。诗人、作家、翻译家,毕业于清华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和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以诗歌翻译和雪莱、狄金森、史沫特莱研究闻名。1995年,获彩虹翻译终身成就奖。   
    著有:诗歌《塞上行》,剧本《车夫之死》,评论《为人民,为社会主义——为孙绍振一辩兼与程代熙商榷》、《从“围城”到“废都”》、《文学改革不妨暂停》,译著《雪莱诗选》、《狄金森诗选》、《雪莱抒情诗全集》、《十九世纪文学主流》(合译)、《雪莱抒情诗选》(英汉对照本)、《美国现代诗抄》、《南斯拉夫马其顿诗选》、《中国的战歌》、《中国在反击》、《史沫特莱传》、《伊索寓言全集》、《雪莱全集》等。 
 
〖目录〗 
醒来,九位缪斯…… 
另有一片天空 
穿过小径,穿过荆棘 
晨曦比以往更柔和 
我们输,因为我们赢过 
我有一枚金几尼 
她已长眠在一棵树下 
但愿我是,你的夏季 
如果记住就是忘却 
花冠,可以献给女王 
没有人认识这朵玫瑰 
当我算计着那些种子 
我掠夺过树林 
心啊,我们把他忘记 
那样重大的损失一连两次 
成功的滋味最甜 
“大角”是他另一个名称 
明丽的是她的帽子 
极乐的狂欢感受是 
我从未在听到“逃走”时 
上天堂去 
我们的生活是瑞士 
她的胸前宜佩珍珠 
新的脚在我花园里行走 
有一门科学,学者叫它 
果真会有个“黎明” 
是这样一艘小小的,小小的船 
外科医生举起手术刀 
蜜蜂对我毫不畏惧 
我们有一份黑夜要忍受 
这是什么旅店 
呐喊着鏖战固然非常勇敢 
在诗人歌咏的秋季以外 
泥土是惟一的秘密 
受伤的鹿,跳得最高 
一个毛茸茸的家伙 
如果我能用一朵玫瑰买通他们 
我失落了一个世界,有一天! 
如果知更鸟来访 
“信义”是一种精致的虚构 
苍天不能保守秘密 
暴风雨夜,暴风雨夜(附原文诗对照) 
Wild Nights—Wild Nights!   
在这神奇的海上 
可怜的小小的心 
为什么,他们把我关在天堂门外 
花,不必责备蜜蜂 
如果蓝铃花为爱慕她的蜜蜂 
我品味未经酿造的饮料 
什么是,“天堂” 
救世主!我无处可以诉说 
这不可能是“夏天” 
今天,我是来买笑容的 
天堂,为我难以企及 
我爱看痛苦的表情 
我要不停地歌唱 
篱笆那边 
“希望”是个有羽毛的东西 
死去,只需片刻 
在冬季的午后 
晚安,是谁吹灭了烛光 
我见过的惟一鬼魂 
英语有许多词组 
那将怎样,如果我说我不再等待 
知更鸟是我评判乐曲的标准 
我是无名之辈,你是谁 
单独,我不能 
像一种老式奇迹剧 
白昼行动迟缓,直到五点 
绝望有别于 
它从铅筛筛下 
灵魂选择自己的伴侣(附原文诗对照)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我不会用脚尖跳舞 
他用手指摸索你的灵魂 
这风不是来自果园,今天 
我告诉你太阳怎样升起 
有些人过安息日到教堂去 
小草很少有事可做 
我戴上王冠的一天 
上帝是远方一位高贵的恋人 
她躺着,仿佛在做游戏 
我每天都在说 
我到过天堂 
我当然祈祷过 
有一种花,蜜蜂爱 
秘密一经出口 
酷刑不能折磨我 
请回答我,七月 
最甜美的异端邪说认为 
泥土中有一位来访的客人 
穿过黑暗的泥土,像经受教育 
那是爱,不是我 
山冈上有一所房屋 
在下界,我从不感到自在 
看不真切的一张脸上 
早安,午夜 
月亮离大海十分遥远 
知道怎样忘却 
一只小鸟沿小径走来 
埋在坟墓里的人们 
不少痴癫,是真知灼见 
我们习惯在分别时 
这是我写给世界的信 
活着,使人感到羞耻 
正是去年此时,我死去 
这是诗人,就是他 
我为美而死,对坟墓 
梦,很好,醒来更好 
破晓,我将是一个妻子 
我和他住在一起,我看见他的面孔 
我们不在坟头游戏 
我活着,我猜 
我原以为只有最俭朴的需求 
我没有时间恨 
找他去,幸福的信 
他抻拉过我的信念 
我嫉妒他航行所在的海洋 
至少,还有祈祷,留下,留在 
如果你能在秋季来到 
美,不经造作,它自生 
听一只黄鹂啭鸣 
“为什么我爱”你,先生 
我离家已经多年 
你无法扑灭一种火 
我把我的力量握在手里 
我畏惧吝啬言词的人 
…… 
 
红泥巴推荐级别: ★★★★★

本书被列入以下专题
更多相关的专题

相关分类

收藏本书的会员常常还收藏了以下图书

常与本书被收在同一专题的其他图书

 
 
我的书架 收藏排行 书评排行 点击排行
 
2002-2013 ©北京红泥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club@hongniba.com.cn